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1212|回复: 0

胡同里的叫卖声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6-4 20: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lisen 于 2018-6-4 20:13 编辑




    我的童年是在胡同里长大的,我家住在天津市和平区的竹荫里,和旁边的同德里紧相连。竹荫里有两个出入口,一个在河北路上,另一个在哈尔滨道上。同德里也有两个出入口,都在河南路上。所以这两个“里”连成了一个“子”字型的交叉胡同,也称为“活胡同”。这活胡同自然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也正是小贩们最爱进入叫卖的好地方,因为他们可以不走回头路。在五十年代,居民区的商业店铺不是很多,这些走街串巷的小贩们方便了居民的购买,他们的生意也很兴旺。所以,一天到晚,卖各种东西的小贩像走马灯似的,轮番在胡同里吆喝、叫卖声不断。
    从清晨开始,胡同里就有了叫卖声。首先登场的是卖大饼果子的、卖馒头蒸饼的、卖煎饼果子的,跟着是卖菜的、卖油盐酱醋的、卖熟粒糕的、卖粢米饭的(是上海的一种小吃,用米饭团裹上油条和白糖)、卖酱肉的、卖老玉米的、卖江米切糕的、卖乌豆的、卖烤红薯的、卖药糖的、剃头的、修理雨伞的、拉洋片的、耍木偶戏的、算命的……。到了晚上点灯后,更加热闹了,卖羊杂碎的、卖臭豆付的、赶着小毛驴卖崩豆的、卖萝卜青果的、卖油炸蚂蚱的、卖芭兰花茉莉花的、租小人书的……。这一天倒晚来到胡同里的小贩不下二十多个,有的小贩不止来过一次,大多数都是来回几次地在胡同里叫卖。
    这些小贩们的“行头”也各式各样,有挎篮子的、有担挑的、有推独轮车的、有手提着的、也有用肩扛着的。他们的叫卖声有用嗓子吆喝的,也有吹打各种出响声的器物来招引买主的。有意思的是,无论是谁卖同一种东西,所吆喝的和吹打的器物声响都是一样的,好像都有各自的行规。
    童年我经常和小伙伴们在胡同里玩耍,常遇到好几个小贩同时在胡同里一起吆喝叫卖。如果专心听和注意观察还真有趣。有一次,下午时分,有两个小贩从河北路进入竹荫里,一个是挎着个大提盒卖酱肉的,另一个肩上扛着长凳子,手里举着个喇叭(小号)是磨剪子磨刀的。从哈尔滨道也先后进入竹荫里两个小贩,一个是推着车子,车上有炉子,将水烧开,用蒸汽蒸大米熟粒糕,不蒸糕时,将一个汽笛儿插在蒸汽座上发出响声。后面跟着进来一个瞎子,身穿长袍马褂,右手杵着一根竹竿子探道,左手提这个小铜锣,这锣的中间鼓出个大包,用手指拨动一个小锤,打击这铜锣中间的鼓包发出响声。这时,又从河南路进入同德里三个小贩,一个是剃头的,肩上挎着个包,里面是工具,左手举着个钢制的音叉,右手攥着一根铁棍,用铁棍拨音叉发出响声。跟在后面的是一个担着挑子焊铜器焊锡器的小炉匠,一头挑着是个炉子,另一头挑着是个风箱,在风箱上按着一个小铜锣,两边用绳各系一个小铜疙瘩,担着挑子故意左右摇晃,让小铜疙瘩来回撞击小铜锣,发出响声。后面又进来个吹糖人的,也是但个挑子,手里提着个大铜锣,将挑子放下时便敲响大锣。这时,不知又从哪个口进来一个老道,头上扎个发髻,穿着道袍,背着个布兜,手里拿着个笙,只要一站住,两手便抱着笙吹起来,是卖药糖的。
    这时,这个“子”字胡同里一共进来了八个小贩,这下可是热闹了,为了压倒对方的声音,都使出了最大的气力,吆喝和吹打发声的响器。此时,这胡同里像开了锅似的,瞧那小炉匠,将挑子放下,用手使劲摇动小铜锣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卖熟粒糕的也吹响了汽笛,发出了知儿……知儿……的响声;卖药糖的老道站在胡同的中央,只见他两个嘴巴子一鼓一瘪地玩命吹笙,发出呜啦……呜啦……的响声;吹糖人的也一下跟着一下咣……咣地使劲敲响着大铜锣;磨刀的也吹响了嘟……嘟……的冲锋号,并且还大声吆喝:“磨剪子喽——戗菜刀……”;算命的瞎子也不示弱,用手指接二连三地用力敲响铜锣,发出当……当……的响声,还不住的吆喝着“算命——大卦呀!”;卖酱肉的也扯着嗓子喊:“肥肠酱肉啊——肝花皂!”……。这胡同里,整个一出乐器合奏,外加南腔北调大合唱,真是好不热闹。
    胡同里的叫卖声,在我儿时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卖酱油的小贩。他吆喝的声音可以说是在唱歌。他是个中年人,个子高高的,瘦瘦的。腰间围着油布大围裙,推着个独轮车,车上左右一边一个大木桶,里面盛满酱油。他是上海人,吆喝出的声音是普通话略带上海腔。声音高昂、洪亮、吐字清楚而且有音乐旋律,非常好听。上海人管酱油叫清酱,是上海魏老八做的,在上海非常有名,也推销到天津来了。他这么吆喝:“上海啦,魏老八的卫生清酱啊!打清酱!打清酱!”我给他的吆喝调譜上曲,是这么个曲调:
      2/4 5  1 1︱7 6 5 52 2 5 5︱4  0 ︱6 1 5 ︱6 1 5 —   
        
         上海啦 魏老八的 卫生 清酱 啊---  打清酱  打清酱——
    这么优美动听的声音,他这哪是在吆喝呀!,分明是男高音独唱吗!真想让他接着往下唱,可惜,他反复吆喝的就这两句。
    几十年过去了,如今,城市经过建设改造,原有的简陋平房已经拆掉,建起了高楼,胡同也没有了。随着时代的变迁,这走街串巷的小贩也不见了,一切商品都有了固定的商业门面。但我童年时,胡同里这么多五花八门的敲打声和南腔北调的叫卖声,伴随我在胡同里玩耍,至今记忆犹新,难以忘怀。这也是那个年代,城市胡同里特有的一大景观吧!


                                                                                        写于2011年7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