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楼主: 苦辣酸甜

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7: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7-9 07:59 编辑

                                   献给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献给所有的知青战友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3: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毛

21.jpg     24.jpg     2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3: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26.jpg     27.jpg     2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5: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7-10 15:31 编辑

老黄牛
                        
                               赴黑龙江支边那天


最近回宁波整理家务时,翻出一本当时支边的旧日记,打开首页,当时的气息与时代特征扑面而来,蹲在那里久久没站起,以致家人以为我翻到了啥传家宝贝了,翻阅着这本发黄的日记,看到了这样的班主任老师当年的题词:
      革命岂能作井蛙,雄鹰踪迹遍天涯
      落款是班主任的一颗大印
      下面是一些同学的题词,比如:
      愿你:作雄鹰搏击长空,成骏马奔腾四海!做反帝的英勇战士,当反帝的杰出闯将!
你的同学XXX的告别语。于4月27号
      一位同学写道:
      XXX学友:
      我们现在列车边分别,作为你过去的同学,没有什么可留给你。希望你乘上毛泽东思想的时代列车,在反修防修的第一线扎根开花,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望你路途平安,身体保重,多多来信。
               再见!
                   XX  1969年4月27号于铁轨上。
      还有不少同学与老师留言。。。。。。
      我的思绪,被这本小本子硬是拉到了44年前去黑龙江集贤插队支边出发的那天,那是1969年4月27号。
      记得头天晚上,我们一家都没睡,同学们整整陪了我一晚直到天亮启程,母亲流着泪,默默的看着我与我哪班同学,弟妹还小在边上,小妹垂着泪依着母亲,父亲由于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还在隔离审查之中,就关在宁波汽车南站那时的那栋黄色楼上,再前一天白天我想去探望和他告别时,被造反派阻拦不准,结果我一气之下闯进当时的宁波长运公司军管会主任、4300部队(就是东海舰队海军航空兵)后勤部主任郭钰润的办公室,对他详述了这事,他说你去,再不给你见面你马上打我办公室电话,我说那好!我立马赶到南站,结果还是那样,不给见!那天我毫不犹豫的当着造反派那头头的面拿起他办公室电话拨通了那军管会主任电话,郭主任二话没说叫我将电话给那造反派头钱忠岳与潘明亮,终于那姓潘的在无奈下才不情愿的给我见上了父亲一面,我被二个人带进一间办公室刚坐下,父亲被两人造反派押进来了,在对面坐好,边上三个打手一样的造反派监视着。我打量了一下几个月没面的父亲,又瘦又憔悴,穿着一件薄的破棉袄,棉袄上扎着一根麻绳权当皮带了,定定的看着我还不知道怎回事,我瞟了眼边上那三小子,清楚的记得说了几句话,这对话终生难忘:
      父亲:你怎来了?!
      我:爸,你还好吧?
      父亲:还好,你们不用担心,你妈和弟妹好吧?
      我:爸你放心好了,家里没事都好。我来看你主要是我明天要去黑龙江插队落户支边
            了,你还好吧?(这时我语言有点哽咽。。。)
      他定定的看着我,嘴巴摄动着,我看到他点了下头嘴巴动着,就是没听到他说的话语,一会看着我,他用那整天不知到被迫在干些啥活的粗糙的大手抹了一下双眼,我心里一酸眼泪就下来了,他肯定是流泪了但又不能多说啥而且肯定是出乎意外,因为从被隔离审查关起来并多次被批斗游街后,四五个月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父亲事先对我要赴黑龙江插队的事当然一点不知情!
      我呆了一会没见他发声,刚要开口,边上那几个打手模样的发话了,行了行了,就这样吧,边说边起来示意“会见”结束。这时我清楚的记得对我父亲说了下面几句话:
      爸,明天我要走了,我有二句话,第一,你要相信群众相信党,一定会搞清楚问题的。第二,该交代的问题一定交代清楚了,不该多说的也不要乱说。。。。
      我的话音未落,那几个造反派立马跳了起来,两人将我父亲推了出去,另一个拦住我吼起来:你在说什么!?你说话要负责啊!这时我也豁出去了,一把抓住那小子的衣领,我说你想干什么?!我们两人推推搡搡的时候,门开了又进来二人,这时我就差不多有与这些人拼了的意思了,这时那个头头潘明亮进来了,对那几个打手样人(后来才知,这几个全是刚复员到单位的)说,算了算了,让他走!几个人把我推了出去,记得我那天好不容易强忍住了这口气,因为突然想起父亲在他们手里啊!我走那样远地方去了,怕他们气出在父亲身上。从那地方出来,我睁眼看着天,眼泪就下来了,也不抹就让它流着,走到护城河边,定了老半天神才慢慢的走回家,回来后也没给母亲怎说,只说父亲还好,叫她放心,自己注意身体,怕她更难受。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晨,在那要载我远去的列车边,这刻骨铭心的“单程车票”!记得母亲由妹妹与那些同学雍着,站在铁轨边,因为当时宁波南站记得就三条铁轨,支边的绿皮列车外侧就是铁轨,很多家长与送行的就站在铁轨上,我上了车俯在那外侧窗户边,母亲双眼默默的看着我,眼泪已经流光了。同学们朋友们邻居们纷纷在这本小本子上题词道别。记得到了开车时,似乎我们趟车列车启动特别快!是否是有意的?那时我只见老母亲一下挣脱几个扶着的人想扑过来,嘴巴似乎在动着,老泪纵横,大张着嘴,略显花白的头发被风带起,几个人把她拉住,一直到苗圃道轨处列车拐弯,看不见了,我还是能感到母亲那欲言又止的摄动嘴巴,老泪纵横的双眼,那能刺穿双背的灼热的目光。。。,那情景这辈子永远定格在了我脑海里,我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默默流泪,父亲、母亲,弟妹,再见了,还能回来吗?心里的酸楚估计要比一起去的其他多数人都苦了,特别是我家受到的不公待遇与对父母亲弟妹的那种揪心之痛。一直到车快杭州了,心里才慢慢暂时有点平静下来。
      所以从那以后,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遇到我离家出远门时,有人送别,我总记得必须回眸。龙应台说过:因为你如不回眸,一定会错过送行人那千言万语的关爱目光,有时候那目光能刺穿你的双肩与后脑,在灼烤你的后背。
      居然这本小本子,在几十年的时光颠簸中没丢失!
                                            
                                                                 2011.11.20下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5: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年终总结

       自从来到上海工作以来,年底复年底,今又见年底,年底就意味着发年终奖,公司年夜聚会,老板与下属同乐,是革命继往开来的关键时刻,一年总结又到该交卷时候了。临近年关,盘点全年,就像学生需要复习迎考一样。虽然不知道老板会不会仔细看,但总要当他仔细要看的准备。

      可年终总结不好写。不能太过,也不能太欠,需要恰到好处,火候必须那样。这不光是关乎年终奖,还关乎到来年的去向。

      而我们企业,特别是外资企业,又不同官僚机构与事业单位,也有别于国企,要那样花钱网上卖个年终总结也罢了,搪塞一下就行,反正这年代网上啥没有?连请假报告、博士论文都有,可我们行不通。

      记得那天后半夜做梦(因为是前半夜的情景截然不一样所以我事后判断是后半夜的梦)会做到我以前考试遇到难题做不出,而职场上的同职位的同仁这时全换成了考场上的同学,而且个个健笔如飞,心里着急,不免叫出声来,边上的上海美女给惊醒,问所以然,立马嗤之以鼻:心理素质太差了!以前在我们上海某大附中,隔壁就是屠宰场,过去不远就一个车站,每周考试,考得差送去流放,最后一名直接送去杀掉!美女说,其实是噩梦啦!每天早上都在嘶喊“老师饶命”中醒来呢!说你这样的这其实就是典型的焦虑症的梦景,不用劳驾那费罗伊德来分析的。

      我有时想,恨不得将女儿送到美国军校去(如果可以送去的话),让她也尝尝那个人间苦,并且严厉的规定她:考不到第一名,回来不许叫爸爸!但又怕她回来时摸着小脑袋瓜子说:哥们,不好意思啊!

      话说回来,等上班一坐到位子上,除了工作外,年终总结还得细斟酌,反复修改不能马虎了。既要写得如同葵花宝典,功效(绩效)也要胜过那史玉柱的脑白金和大力丸,但又不能太过了使得老板以为你是老板了,那就可惨了!轻则过了年调你去新岗位,名升实降,重则请你去办公室,说:感谢你去年对公司的。。。。,这分寸是最难把握的了!有时候哪怕是职场老手也不敢造次。

      唉!真如网上一职场哥们诉苦说:年终考场如战场,此处无处话凄凉,梦醒时分人断肠,唯有自己泪千丈。

      咬牙写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0: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7-10 20:15 编辑

北大荒

                                       迷 路
      本人有个毛病:路盲!常常制造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故事。这不是,最近又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反正不经意间,俺也第一次登大雅之堂,去北京听了一回不知所云的音乐会。
      回到廊坊,已经不知道是晚上几点了。这时,俺的老毛病又犯了,也没有问方向,凭着感觉匆忙往回骑。
      不知骑了多久,环顾四周,俺蓦然发现自己竟然到了开发区。俺的娘啊,平时想让俺骑车到开发区,打死俺也不干,怎么今天一路骑来还不知道累。夜风瑟瑟,环顾四野,家在哪啊!
      “喂,老婆,我又找不着家了。”无奈之下,顾不了面子,赶紧给老婆打电话吧。对面又传来老婆那千篇一律的声音:“又喝多了?该!打车!”
      我*,要能打车我找你干嘛?俺已经试过好几次,这时候出租车司机师傅的遵纪守法,到是真让俺佩。俺试图以高出一倍的价钱,把俺和自行车拉回去,可是得到的都是冷冰冰回答:“不拉!”让俺接连碰了好几个钉子。
      无头苍蝇似的满大街转,这时才知道冬天的晚上真他妈冷,冻得俺浑身颤抖。
      实在受不了了,再给老婆打电话,老婆问:“你到底在哪?”俺四下一看,终于找到一个霓虹灯下的醒目标志,俺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急急地“汇报”:“哦,我在汉庭大酒店旁边。”
      对面传来老婆幽幽的声音:“哦,这么远?你就先找个旅店住下,明天再回来吧。”
      俺一想:也对,大活人还真的让尿给憋死。于是干脆找个地方撒了泡尿,就去找旅店。俺想,既然是凑合一宿,就找个便宜点的,于是开始瞎马撞驴槽似的去找小旅店。
      唉,人要是点背,喝口凉水都塞牙,放个屁都砸了脚后跟,黑灯瞎火转了半天,不仅没有找到小旅店,就是那个汉庭大酒店也找不着了。真冷啊,打了两个喷嚏,俺这时候才知道知道什么叫“天苍苍,野茫茫”了。什么叫“夜风沁骨寒”了。
      蓦然,俺在十字路口的牌子上赫然看到:新华路!
      俺眼前一亮,这不是就到了家门口吗?这下,顿时来了精神,蹬上车猛骑起来。
      可俺又忽视了一个成语:南辕北辙!一口气不知骑出多远,竟然撞进了一个村子,这下俺真的傻了:这是哪啊?
      没办法,只好试图去打听,转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一个亮着灯的地方,好像是一个企业,里面两个与俺岁数差不多的职工正在值班,俺就像看到救星似地赶紧去敲门。
     “师傅,打听一下,军分区往哪边走?”门开了,俺小心翼翼地问道。
      师傅往前一指;“看了吗?往南走,过三个红绿灯,往右一拐,三百米就到了。”
      俺差点哭了,原来这就叫“南辕北辙”?俺一直以为在往南骑,谁知竟然到了新华路最北头,撞进了南尖塔村。
      折腾了半夜,终于回到了家里。开门的声音惊动了老婆,她抱怨道:“十点就打电话,你看看几点了?”
      俺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一点半!
      唉,明明知道自己路盲,还水仙不开花,硬装大头蒜,跑到北京听什么音乐会,这不是盘子里面扎猛子,不知道深浅吗?下次说什么也不敢自己出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0: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7-12 05:11 编辑

                  说是他被撤状告排长

    刚下乡那会儿,我所在的农工排排长是一位姓刘的老职工,人长的又高又膀,上嘴唇有个不大点儿的小豁口,老职工们都管他叫“刘豁子”。我们知青可不敢那么叫,毕竟人家是老职工又是排长。再说了,我们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怎么敢不分大小不懂礼貌地叫人家的外号呢?因此,平时我们都很尊敬他,一口一个排长排长地称呼他。每当听到我们称呼他排长时,他都情不自禁地露出一脸的得意。   
    我们班长叫叶喜成,也是一位老职工,老实巴交,为人忠厚善良 ,对我们知青特别好。那时候,我们才十七八岁,涉世不深,特别是对周围的人和事根本就看不透。只凭着一股热情和冲动拼命地干活,越是干累活脏活危险的活越感到光荣。每当干活时,班长总是小声地提示我们:“轻悠地!别累着。”“慢着点!忙啥呀?”有时候,班长还主动招呼大家歇一会儿。为这,班长没少挨排长的批评。那时候,我们不敢对排长说什么,可我们都替班长感到委屈,自然地我们就很同情班长也特别地感激班长。


    有一次,我们干活儿的时候,班长小声地嘟囔:“这个刘豁子!真不是东西!总分给咱们班累活儿脏活儿。”当时我听到这话也没在意,总觉得是很正常的。革命工作嘛!有什么轻重之分呢?只要革命需要,就象歌里唱的那样:“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然而,事情并非象天真幼稚的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了班长那句话的提醒,渐渐地,我也感觉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了。
    每次分配工作时,排长都安排我们班干最累最脏的活儿,排长要是跟着我们班一起干活也行,我们无话可说。他却跟着其他的班干相对比较轻松一点的活儿,这能不让我对他产生看法吗?怎么着?我们班长老实你就欺负我们班啊!你身为排长处事为什么不一视同仁?我们班怎么得罪你啦?你他妈怎么这么坏呀?时间长了,我对他的看法转变成了对他的憎恨,恨是恨也只能恨在心里,当面又不能说什么,避免给人留下不服从指挥和拈轻怕重的口舌。
    俗话说:“林子大了啥鸟都有。”那是我们进山伐木之前,我们排进山搭建地窨子。中午的时候,连队的马爬犁送饭来了。顺便说明一下:那个时候,连队先后又来了几批知青,粮食浪费很大,泔水缸里漂着的,路边上,宿舍的炉膛里,床铺下到处都能看见丢弃的馒头,所以连队才由原来的每月12元的死伙改为了活伙。也就是用现金换饭票,吃多少买多少,这样就杜绝了粮食浪费的问题。
    那天食堂送来的是油饼,油饼烙的很大,一个人一张足够吃的了,食堂也是按着人数烙的。大家正在吃饭的时候,就听见炊事员喊道:“谁多领了一张饼?怎么少了一张?”没人吭声。我无意间瞥见排长把两张饼叠在一起若无其事地咬着,我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张连友向排长努了努嘴,他也看见了,小声地骂道:“操!什么玩意呢!”炊事员又喊了一句,还是没人吭声,只见张连友扬起头象要说话,我不知道他要说啥,又担心他说出真相,急忙喊了一声:“别喊了!记在我身上,是我吃的!”张连友莫名其妙地望着我,我向他眨了眨眼笑了一下。排长好像察觉到了我俩的神态,用一双诡秘的眼睛瞅着我俩。
     开始干活了,也许是心虚,或者是试探我俩究竟知道不知道他多吃一张饼的事儿,以往干活时排长很少和我们在一起,这次却主动和我俩接近,有话无话地搭讪着,我俩还象平时那样不愿意搭理他。
     回到连队,我拽了一下张连友直接进了指导员于正坤的家,把在山上吃饼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指导员做了汇报。指导员听后非常气愤,我还说:“照顾他面子,没在大家面前揭露他。”我又说:“象他这样占公家便宜的贫下中农我们怎么样接受他的再教育啊?象他这样的人配当排长吗?”
    晚上开大会的时候,指导员没点名地把排长好一顿批评,也没点名地把我好一顿表扬。没过几天,连队就把他的排长撤了。

    我从伐木点回到连队上了机务,再也没看到过“刘豁子”,听掉排长之后不久就调到十连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0: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草

32.jpg    31.jpg     3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0: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7-13 10:19 编辑

36.jpg     37.jpg     3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9: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7-13 19:56 编辑

高建邻

                                   我活三年了

今天对我来说,特殊呀!因为,三年前的今天,手术后病理证实我患上了肺腺癌,分期为三A期。术后我从麻醉中醒来,就询问在病床前忙忙碌碌的孩子,我患的到底是啥病?孩子不知给谁说了句“别瞒他啦”随即告诉我真实病情。我得知后心静如水。
      打那以后,如同其他一些患者一样,求生欲望支撑着我一直在求医的旅途中遨游!那酸苦辣的滋味,唯有自己得知。凭着一个老共产党员和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获得者的无私无畏精神,尽管目前病灶转移尚在治疗中,但歪歪好好存活三年啦。如果按照某专家教授的说法,我这三A期的肺腺癌患者“还没有存活过三年的”!但截止今天,我还在世,这就是打破了专家教授的金口玉言,也算创造了一项记录吧,值得庆贺一番。午饭,决定加啃一个猪蹄子!
      三年一晃就过去啦,回味过去的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总结能生存下来的经验,我认为以下几点极为重要:
      一,选对医院。我一直坚持在北大肿瘤医院就医,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在该院。这点很重要!毕竟是专业医院。坦诚的说,在如今医患关系特殊敏感的状况下,我在北大肿瘤医院就医三年时遇到的大夫,不管是哪个科室,无论是教授、主任、副主任、主治大夫、主管大夫还是技师护士,那个个都是医德双馨!他们不仅医术精湛,医德更是杠杠滴!恰好我革命几十年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选对了医院,那用哪种药选哪种治疗方案我都听大夫安排,决不自作主张“盲试盲吃”。随时保持与大夫的沟通,凡不懂的,认为需要搞明白对治疗有帮助的,找一切机会请教大夫,不自作主张。对治疗没有啥帮助的则尽量不麻烦大夫,因为,大夫不是你一个人的,人家面对的是若干位患者,工作极为繁忙。
       二,保持良好的心态。谁都知道癌症很难治愈。但更要知道,如果心态好,放下一切,那对治疗是有帮助的。即便遇到任何烦恼事都泰然处之不生闷气!这点极为关键!必须做到真正看开了!今年发找转移后,我就遇到一个非常难堪的事,目前治疗我的肺腺癌已经有特效靶向药,因政府不纳入医保需要自费但价格昂贵,做为一个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获得者,在职时我坚持正气没捞取不义之财,所以这药的费用我根本负担不起。曾找有关方面求助,也许如今我这病猫对人家来说没啥用啦,所以也没回音。无奈只好弃之不用,改用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对身体损害极大加速我死亡进程的同步放化疗。一般来说,遇到此类事,人肯定会思绪万千,但我硬扛了过来。三年来如何保持心态,就一句话“人都要去芳草地,不过是迟早而已”,有这样的心态,遇到任何事,也就随遇而安啦!
      三,亲人照顾,是巨大的不可缺少的宝贵的支持!癌症患者会给亲人带来不小压力。我的老伴当年为延安建设奉献了一条胳膊成为残疾人,却被有关部门“遗忘”了,本想还依靠我度过晚年,谁想我患肺癌啦用陕北人的话那就是“你把妹子闪到半路上”啦,她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我的孩子为了照顾我放弃了升级机会。在我患病三年以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亲人们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有加,家里的一切都围绕着我的治疗恢复!
     四,保持正常的生活和正常的营养摄入,不刻意另出心裁。三年来除了大夫叮嘱禁止烟酒(这两项我倒是没有嗜好),辛辣少吃或不吃,其他食品想吃什么吃什么。所以我的饮食如同过去一样,就是平时的饭菜,唯一的就是保持每天早饭吃一个煮鸡蛋。至于这补品那补品,都没刻意去吃。平时的活动也不是啥家务都不做啦,而是如同过去一样,该买物品就去买物品,该帮助家人做饭就做饭,有空闲时间,觉得体力能支撑,则到附近山林绿地里转转,练练八段锦甩甩胳膊等,放松放松。在不影响治疗的情况下,积极参加组织活动,弘扬正能量,履行了共产党员小车不倒只管推的
职责!     



      五,得知我患病后,多年交往的朋友们战友们同志们,用各种方式鼓励关心我!朋友们战友们同志们真切的关心,使我在与恶疾的搏击中倍感力增。
     三年来,就这样的继续征程战斗,使得我经常忘记了自己是病人。终于坚持过来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