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楼主: 苦辣酸甜

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5:2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24 15:25 编辑

贫农 北京知青 山西插队

3001.jpg     3002.jpg     300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5: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24 15:27 编辑

    3005.jpg     3004.jpg     300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10: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25 10:12 编辑

冷雪峰  北京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忆北大荒(一)

近来,央视新闻节目里,经常报导全国各地大雪的场面,这不禁又使我回忆起了北大荒的雪来。
我出生在内蒙的乌兰浩特,童年生活在黑龙江的齐齐哈尔市。因此童年时,就领略过下雪的乐趣。孩童时,除了堆雪人、打雪仗,再就是吃雪团儿了……因此,我对“雪”是情有独衷的。
即使在北京居住时,也遇到过“大雪”的场面。
那是1958年的冬天,北京就下了一场大雪。也是我,从49年到北京居住后,第一场最大的“大雪”了。
这场大雪,从头天的傍晚开始,一直下到第二天的清晨,能有二十多公分厚的积雪呢。
由于我为了锻炼身体,又能节约时间(乘坐公共汽车,一是需要换乘一次车才能到学校。二是乘车的人太多,不但比较拥挤,空气质量也不是很好)和钱,所以,我每天都是跑步上学的。因此,对那场雪记忆犹新……为了赶到学校上早自习,所以,每天都是六点钟走出家门。这天,是踏着松软的新雪开始跑步的。然而,由于机关、学校和街道,都组织了扫雪活动。快到学校时,大街小巷的积雪已经堆在了路边,堆在了绿化带的小树旁了。而且,没有几天的时间就都融化了……
然而,六三年,上山下乡到了北大荒,才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大雪”……因为北大荒的纬度比较高,不但冬天比较漫长,而且还特别寒冷。北大荒的冬天,能有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还有铺天盖地的大雪。
说起北大荒的雪,有时真的使人不寒而栗呢。在电视上看到新疆和内蒙下雪时,还刮起了大风,风雪不但严寒,还阻碍了人们的视线。那里的人们,把那样的天气,称之为是“白毛雪”。
而在北大荒,也有大风雪的天气。狂风裹胁着雪花,到处肆虐,还真有“移山倒海”的气势。北大荒人把这种天气,称之为“大烟儿炮”了。
一天的“大烟儿炮”过后;屋后(迎风面)的积雪,已经盖过了屋脊;田野里,已经不到哪里是公路了;高出地面的沙石公路上,已经被一条条的“雪龙”(横在公路上的大雪岗子)“切”断……迎风的树林边上,都形成了一道阻挡走进山林的大雪山……
因为我们农场是在完达山的北麓。所以雪后,大雪把山、林、原野都“银装素裹”了起来。在那里才真正体会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和“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景象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10: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忆北大荒(三)            
                                                    鱼

电视广告里,经常出现关于吉林省冰雪天地的美景,更有查干湖冬天拉大网捕鱼的场面。最近又有一条拉大网捕鱼的消息,那可是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镜泊湖上,冬天拉网捕鱼的消息了。说那一网拉了三个多小时,据渔民说;那一网能有八万多斤鱼呢……
这不禁又使我联想到了,在北大荒抓鱼的乐趣了。
1963年10月,我上山下乡到了北大荒国营农场。早就听说了北大荒的富饶,有个顺口溜说得好;说北大荒是“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好地方。我被分配生产队时,就亲身体会到了“瓢舀鱼”的乐趣。
那是1964年3月,我和几个北京支青,被分配到了五分场第五生产队了。
这个生产队,是在完达山北麓的大平原上,靠东面十多里地远的地方,是大索伦河,与四分场交界。西面有五里多远的地方,是小索伦河,与八队和十队接壤。西北方向,十多里地远,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叫尖山子,是三分场的场部所在地。正北方,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还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些房屋的地方,是七分场的场部了……
一条沙石的公路,从正南面的五分场场部,通过五分场二队,又经过这第五生产队,再向北能有五里地远的地方,就拐向了西北方向,一直过了小索伦河桥,就是三分场了。这公路两边,都有比较深的,而且还比较宽的排水沟,一直通向小索伦河。
因为是沙石公路,雨雪天气过后,必须进行保养。所以,公路维修班的人员,平时总要在排水沟中,取出一些土,与运来的沙石料搅拌均匀后,整齐地堆放在路边。每当雨雪过后,他们总是要把被过往的车辆压得坑洼处填平。而他们在排水沟中取土时,便留下了一个一个的整齐的长方型的深坑……
那是1964年6月29号上午,我们正在4号地里,进行玉米地的锄草工作。天气突然变了,原本不大的一片云,从北面的天空飘了过来。我还特别注意地观察了它的状况……那片云的底部,是比较平坦的,并且是乌黑乌黑的。而它的上面,是比较浓的云雾在滚动,更有突出的雪白气团从中升起……谁也没有想到,还没有到达我们所在的玉米地的头顶,那片云却突然向下压了下来……没有多一会儿的工夫,天空已经是乌黑一片了。在电闪雷鸣中,豆粒似的大雨点儿,瓢泼一样的倾卸到了我们身上……收工的哨子吹响了,我们扛起锄头,就向回跑了……
北大荒的雨,就是那么爽快。大雨过后,就是晴空万里了,太阳又是那么火辣辣的照在大地上。
我们刚换下了湿透的衣裳,太阳就露出了笑脸……这样更好,我们可以到路边的排水沟里,去洗晒湿衣服了。
我们几个北京支青,拿着脸盆、肥皂和那些湿了的和穿过的脏衣服,来到了公路边的排水沟旁。
排水沟中的水,大部分已经流走了。而被取过土的深坑中,却成了一个一个的“水池子”,也正好成了我们的“洗衣盆”。
没想到,我们还没有洗衣服呢,却都发现了,水中有不少的鱼在游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05: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9-11-12 09:17 编辑

阿元摄影

知青王立山和他那首纪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的著名诗句

9017.jpg

老知青邢燕子大姐

901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05: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26 05:39 编辑

歌唱家克里木(2009.10.拍于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



八旬老人刘爱琴(2015年2月拍于北京。老人是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长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05: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26 05:53 编辑



民族大团结(2008年8月拍于天安门广场)

9012.jpg

内蒙古锡林格勒西乌珠穆沁旗宝日格斯台革命烈士陵园安葬着69位牺牲于1972年的内蒙兵团战士。他们当年的蒙族姐妹乌日格来到陵园怀念他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06: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27 06:35 编辑


招小波    广东知青  下乡地海南农场

电话里的诗朗诵


早晨,一个越洋电话,

像窗前的风铃叮当响。

谁和晨光一起,

把一首新诗送进书房?


啊,是她——

诗人永恒的新娘!

她用电话朗诵了一首

登在美国报纸上的:

怀念北大荒......


在她少女的时候,

朗诵了我的处女诗章。

农场那个素颜的晚会,

成了铭记一个时代的绝唱。


后来她在美国登台,

把知青的情怀唱响。

她真挚的心声和泪光,

赢尽了鲜花和奖赏......


我听着电话里的诗朗诵,

不禁洒下灼热的泪行。

只有在苦难中栽下的诗歌之树,

才长得这么茁壮!



           2012.5.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06: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隐忍


我在青少年的时候
便当了隐士
在五指山隐居
白天耕山种水
夜晚阅读自己的沉思

那个时代的中国
布满年轻的隐士

蓄芳与等待
是青春的关键词

我虽是株无名小草
活在山顶的云衢
却把头顶的天空
顶高了一米七四

如今我已告别深山
隐入烦嚣的都市
我仍会爬上摩天大楼
悄悄把天穹托举
        

2013.3.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06: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希生    北京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好一锅“南豆腐”!
                                  
       1969年6月,团里按照上级指示,派了一名神枪手牵头,从各生产连队抽调年轻人,在边境上组建了一个武装营。我也从生产连队机务岗位上下来,奉调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九团三连去扛枪。
  我兴冲冲地赶到三连一看,真不怎么样。
  我们的宿舍是由一间库房临时改成的,对面两盘大炕,大家挤在一起。这倒也罢了,到食堂去吃饭,整日里不是土豆汤就是萝卜汤,主食则是我早就吃烦了的大馇子。
  过些日子我才明白,因为战备,老职工都后撤了,猪舍里的猪也没了,菜地也没人种了。可是偏偏又从各连调来了120名棒小伙子,让他们吃什么呀?
  好在场院上还有许多破瓣豆,我们可以做豆腐。豆腐者,即我国三年困难时期的“人造肉”是也。
  我没想到做豆腐的任务落在我们班长孔昭栋身上,由他带着我去干。于是我从一个只吃过豆腐的人变成一个亲自动手做豆腐的人。
  我们每天下午泡上一缸豆子,第二天早上起来把泡发了的豆子用电磨打成浆,然后在一口大锅里倒上两桶水,再把磨好的浆倒进锅里烧开,然后就是过包、点卤、压石等等,每天能做两板豆腐。我看着孔昭栋那熟练劲,就知道他一定干过这活。他是本连的人,而我是从其他连队调过来的,我只能向他学。
        如果不做豆腐,我们还在菜地里帮继增老头干活。
  那天我们磨好豆浆,烧开以后,突然发现卤水没有了,怎么办?
  我说:“早知道昨天下午就不泡豆子了!”
  孔昭栋说:“现在说它有什么用?想招吧!”
  我以前没做过豆腐,能有什么招?
  孔昭栋说:“你去小学校那边,讨要半盒白粉笔来!”
  我赶快跑去弄了半盒白粉笔,然后问孔班长:“你想干嘛?”
  他却反问我:“粉笔是不是石膏?”
  我说:“好像是。”
  孔班长又说:“石膏点出来的豆腐叫南豆腐,比卤水点的还嫩呢,瞧好吧你!”
  我心中想道:“这家伙做弊还说得头头是道!”
  我在一个空饭盒里用水把那些白粉笔湝开成为浆状,然后递给孔班长。
只见他一边搅动豆浆一边把粉笔浆慢慢地倒入大缸。慢慢地,豆浆果然凝结成块状了!然后我们把豆腐脑倒入豆包布中压上石头。
  那天午饭后有好几个人对我说:“你们做豆腐的手艺有长进,今天的豆腐贼嫩!”
  我说:“贼嫩就多吃点!”心里却说:“粉笔点的,可不是嫩嘛!”
  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认为,孔班长在那之前一定是做过豆腐,不然咋连做弊都那么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